国内第一大铜矿股权迷局

原标题:国内第一大铜矿股权迷局

新京报记者近日独家获悉,巨龙铜业日前发生股权变动,一家深圳公司入股。12月2日上午,藏格控股董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巨龙铜业股权变更事宜未达到披露标准。

巨龙铜业号称国内第一大铜矿,为藏格集团旗下,估值一度达到280亿元。2018年,巨龙铜业曾被肖永明筹划装入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但重组经历波折后失利。此后,因藏格集团资金紧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巨龙铜业股权作为“以资抵债”而由集团划转至藏格控股。

在巨龙铜业、藏格控股以及藏格集团背后,其实际控制人均为肖永明。这位籍贯四川安岳、从开饭店起家的格尔木风云人物,在经历几十年的高速扩张后,正处于罕见的逆风时刻。

12月2日,藏格控股董秘就藏格集团资金问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藏格集团确实目前现金流较为紧张,正在对接几只纾困资金,希望能实质性一次性解决资金问题;目前暂未达到披露标准,据其了解大概会在本月月底或明年年初有定论。

神秘资本入股

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工商信息显示,其于11月14日发生投资人变更,新增股东深圳臣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巨龙铜业的实收资本于同日由28.70亿元增至30.70亿元。

作为巨龙铜业的新入股东,深圳臣方成立于2015年,由深圳前海鑫协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前海鑫协”)全资控股,后者的独资股东为深圳市仁裕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仁裕丰”)。工商信息显示,仁裕丰由刘勇与王正两名自然人持有。

深圳臣方与前海鑫协、仁裕丰工商资料中的登记住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入驻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登记电话相同,主要人员亦均为刘勇与王正两人。

11月28日晚间,记者致电深圳臣方工商资料登记电话,接电人员表示该号码并非深圳臣方。

值得注意的是,据深交所今年5月向藏格控股下发的年报问询函,审计报告显示,2018年12月25日,藏格控股全资孙公司上海藏祥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藏祥”)利用从客户深圳永旺四海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永旺四海”)、深圳朗信天下金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朗信天下”)等收回的应收账款及退回的预付账款,合计18亿元,用于购买深圳市金瑞华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金瑞华安”)持有的五矿证券腾势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收益权;依据取得的资料,该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的产品为深圳市青梅涌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青梅涌辉”)和深圳市卓益昌龙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卓益昌隆”)的多项应收账款保理合同收益权。购买资产管理计划的收益权的交易未经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策程序审批批准。

新京报记者发现,牵涉到藏格控股全资孙公司上海藏祥此次购买资产的朗信天下与青梅涌辉的地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即与前述深圳臣方、前海鑫协及仁裕丰的地址相同。

深交所要求藏格控股以方框图或者其他有效形式全面披露永旺四海、朗信天下、青梅涌辉等的产权及控制关系,上述公司是否属于藏格控股的关联方。

藏格控股在6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就朗信天下与青梅涌辉注册地址相同表示,经调查了解,自贸区专门设立了深圳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所有前海公司统一挂靠商务秘书地址。藏格控股表示,其孙公司上海藏祥针对问询函的情况与各家公司进行联系,朗信天下回函确认其与青梅涌辉及永旺四海不存在关联关系。

11月1日,藏格控股发布《关于深交所公司部年报问询函【2019】第49号的补充回复公告》称,永旺四海、朗信天下、青梅涌辉等8家公司与藏格控股及公司前十名股东、实际控制人在产权、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上述公司与公司存在无商业实质的业务关系。

股权腾挪

作为发生此次股权变更的核心企业,巨龙铜业背景雄厚。

据介绍,巨龙铜业主要从事铜多金属矿资源的勘查、开发、加工和销售,公司旗下的驱龙铜多金属矿铜资源量达1000万吨,是目前国内已探明的第一大铜矿。

在股权结构上,藏格集团原持有巨龙铜业39.88%股权。而藏格集团实际控制人,正是这几年资本市场上的枭雄肖永明。

2018年7月,藏格集团实控人、青海首富肖永明曾拟以280亿元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引发市场震动。但该项重大资产重组未顺利进行。藏格控股于当年8月将收购方案调整为收购巨龙铜业51%股权,巨龙铜业100%股权暂作价为180亿元,购买51%股权的暂作价为91.8亿元。

2018年9月,藏格控股再次宣布,因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的矿山权证办理、评估等工作无法在预计时间内完成,巨龙铜业土地权属办理、矿业权变更审批等较复杂,影响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项目进度等多个因素,双方同意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重组失败后,巨龙铜业的价值进一步下降。藏格控股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巨龙铜业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130亿元。

估值大幅下跌之际,巨龙铜业出现股权变动。

5月末,藏格控股公告承认,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藏格控股的控股股东藏格集团与实控人肖永明之后承诺,将所持巨龙铜业部分股权折价转让给旗下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以抵偿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交易标的作价25.9亿元。

7月4日,藏格控股公告表示,控股股东以资抵债暨关联交易标的巨龙铜业37%股权的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工作已经完成。

藏格控股9月19日晚间公告显示,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通过以现金偿还、债权债务转移等方式已清理完毕巨龙铜业应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截至2019年9月19日,巨龙铜业已不存在为藏格集团及其他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况。

财务疑云

巨龙铜业的股权变动,其根源之一在于藏格集团的资金紧张。

新京报记者获悉,藏格控股背后的藏格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3.5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69%;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132.7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2.94%。

藏格控股表示,自2018年以来,国内金融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受金融去杠杆等政策影响,公司控股股东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面临金融及证券机构的集中还贷、补仓和利息支付压力。

今年4月,新京报曾报道,肖永明已被法院限制消费。就此,藏格控股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债务属于2016年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尚未从公司剥离、转移或解除的债务。除上述债务诉讼以外,通过查阅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藏格控股及实际控制人肖永明不存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其他事项。

然而,在其后披露的藏格控股2018年年报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伙伴)却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指出,在本次审计中,其识别出藏格控股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就在11月25日, 藏格控股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青海监管局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青证监处罚字[2019]1号),藏格控股涉嫌存在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未按规定披露其控股股东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藏格控股资金事项3项违法事实。

青海证监局决定,对藏格控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藏格控股实际控制人肖永明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董事、副总经理吴卫东、时任财务总监刘威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的罚款;对其余董监高曹邦俊、肖瑶等13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的罚款。

此外,肖永明、吴卫东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青海证监局依据《证券法》相关条例对肖永明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对吴卫东釆取3年市场禁入措施。

出质国资

藏格集团资金紧张之际,肖永明何去何从?

据藏格控股中报披露,藏格钾肥未完成2017年度业绩承诺、需进行业绩补偿事项目前仍未落实,目前藏格集团等补偿义务人正采取处置名下部分土地房产、与包括纾困基金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沟通合作等措施积极筹措资金。

12月2日,藏格控股董秘就藏格集团资金问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藏格集团确实目前现金流较为紧张,正在对接几只纾困资金,希望能实质性一次性解决资金问题;目前暂未达到披露标准,据其了解大概会在本月月底或明年年初有定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作为藏格旗下核心资产之一的巨龙铜业,其部分股权已被出质给国资。

新京报记者获悉,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日前新增登记编号为“540127201900000004”的股权出质信息,出质人为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藏格集团”),质权人为拉萨海鼎缘物资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10137.024万元,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日期为2019年9月26日。

工商资料显示,拉萨海鼎缘物资有限公司(下称“海鼎缘物资”)成立于2018年5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独资股东为甘肃省新业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新业资产”)。新业资产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8454.6万元,系由甘肃省国资委全资控股。

此外,动产抵押登记信息显示,巨龙铜业已经与部分金融机构新增交集。

工商信息显示, 登记于11月14日、登记编号为54012019000021的动产抵押登记信息显示,抵押权人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分行,被担保主债权数额为105亿元人民币,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为2017年10月20日至2030年10月20日,抵押物为“巨龙铜业有限公司现有的以及将有的全部机器设备(包括但不限于采矿设备、选矿设备、辅助设备及其他机器设备等)”。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赵泽 校对 刘军返回彩神2app,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彩神2app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彩神2app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彩神2app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