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彭伟:在文学的道路上,且读且写且珍惜!

原标题:作家彭伟:在文学的道路上,且读且写且珍惜!

——记如皋市作家协会秘书长彭伟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与彭伟的父亲彭广荣结识,成为文友。那时,彭伟还是一位小学生。光阴如梭,一晃30年过去了,如今,我与彭伟成了同事、成了朋友。

彭伟自幼爱书,就有存书藏书的情结。彭伟告诉我:他保存的第一套书籍是内蒙古出版社出版的《三国演义》。当时家人处理旧书,他慧眼识珠,留下了那套《三国演义》,从此开启了他存书读书的大门。中学时代,他似乎有些不务正业,读起课外书来却比“课内书”要认真得多。从幽默至极的《围城》到扣人心弦的《射雕英雄传》等,他是一字一句地认真细读,乐在其中。

广泛的阅读给彭伟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好处是引起了他对人生和社会现状的思考!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拜金主义抬头,传统的文化和道德正悄然远离人们。新世纪伊始,彭伟下定决心:要用一生的业余时间去收存和阅读旧书,守候旧书就是守护传统文化。从此,近到扬州的天宁寺、苏州观前街、上海文庙、南京朝天宫,远到北京潘家园、新西兰奥克兰、英国伦敦等地,都留下了彭伟寻觅旧书的足迹。一本本珍惜书籍,像初印本罗素的《中国的问题》(英文版)、黄宾虹先生签名印谱、徐树铮短跋本皋人清末刻经、冒广生批校本等,渐渐聚集到彭伟的书房——苇航书屋。出于好奇,我走进苇航书屋,叹为观止,上千册民国旧书,满满当当,置于书橱内外。还有许多少见的如皋地方文献,譬如熊琏、郑兰孙、包兰瑛等闺秀的古籍刻本,也令我大开眼界。

我问彭伟:“这么多书,你都读了吗?”他幽默地回答:“哪有农民吃完自己种下的所有大米?”是啊,彭伟存书非常多,但是不会每本都读。他的阅读不追求量,而是兴趣使然,看中质。读完后,他还希望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通过文字表达给他人。

自2003年起,彭伟蛰居新西兰奥克兰近十年。在那里,他最大的兴趣是搜集有关中国的英文书籍。他淘来《中国土地利用》(1937年初版)、《治生经济》(1795年出版)、《西行漫记》(1938年第6版)、《中国土地》(沈从文著,1947年初版)等书。他尽管英文不算好,但是坚持每天读几段,尤其是自己感兴趣的章节,写出一篇篇短小的书话,简述相关书籍的内容和历史。河北《藏书报》的王性昌编辑读过,感觉新鲜,为此开辟了“域外旧书话中国”专栏,定期在国内发表他的作品。不想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域外旧书话中国” 专栏连载数年,发表了他120余篇作品。2014年,彭伟的处女著《域外旧书话中国》由山东画报社出版,后又被评为“如皋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回国后,彭伟又将藏书与写作的兴趣转移到地方文史与文学方面。他任职《如皋日报》副刊编辑。工作之余,他常年搜集和阅读地方文献,几乎每周都有地方文史类文章,刊于南通的报刊。有时他的作品,还能刊载于国家级、省级报刊上,像研究钱锺书先生致如皋冒效鲁的轶诗,刊于上海《文汇报》;又如研究如皋篆刻家许容生平的论文,于近期(2019年10月)刊于《西泠艺丛》。

我问彭伟,为什么钟情于家乡文史?他说爱国从爱家乡开始,家乡的面貌正在发生突飞猛进的变化,但是希望通过的他的写作,帮助大家记住如皋的文化与历史。爱国从爱家乡开始,是周恩来总理的观念。彭伟对于红色文化,也非常有兴趣。在他的书房,我还看见了《江海大众》《江海导报》《江潮报》《前线》等苏中解放区的出版物。正是依靠那批红色藏品,彭伟又出版了《苏北红书知见录》一书,填补了江苏解放区出版史料专题研究的空白。近期,他的新著《如皋解放历史文献解读》也即将内部发行。 在文学方面,彭伟也从事散文创作。他钟情于五四名家的作品,常常阅读鲁迅、钱锺书、林语堂等人的作品。领悟名家作品,彭伟的散文,语言明了,思路开阔,感情真挚。2018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他写作的美文《“碗如”春风来》先后获得江苏省档案馆“纪念改革开放征文”二等奖、江苏省副刊美文评比三等奖、中国副刊美文评比二等奖。

文史与文学,彭伟是两不误。于是他先后成为江苏省作协会员、南通江海文化研究会理事、如皋新四军研究会理事。作为同事,我觉得彭伟工作认真;作为朋友,我觉得彭伟读写勤奋。当我和他聊起读书与写作,他总是说现在国家富裕了,尤其是迈入新时代:“我们有更多的机会阅读到更多的好书,应当且读且写且珍惜!” (融媒体记者 季健)

来源: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返回彩神2app,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彩神2app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彩神2app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彩神2app热点
今日推荐